您好!欢迎光临黄金赌城!
黄金赌城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隔振资讯 >

破碎者和失落者

作者:黄金赌城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0-08-12 03:32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破碎者和失落者是两类变异的德莱尼人。他们失去了德莱尼人与生俱来的高贵外形,皮肤变得松弛,四肢萎缩,同时开始长出一些肉瘤状的增生物。更可怕的是,他们失去了圣光的保护,而且思维开始变得不再那么清晰。区别在于破碎者因为找寻到了萨满教义,从而保留了自己的智慧和头脑。而失落者则彻底堕落。

  艾瑞达人原先是一个高贵的种族,他们生活在一个称为阿古斯的世界。他们是天生拥有对魔法强大的亲和力,可以使用高深的魔法,拥有无可比拟的智慧。以至于泰坦降临阿古斯时,也认为这个世界已经拥有完美的秩序,不需要进行什么纠正。

  然而这一切都被所毁灭,萨格拉斯看重了艾瑞达人所拥有的智慧和力量,试图诱惑艾瑞达人成为他毁灭世界的中坚力量。

  他开始接触并诱惑艾瑞达人的三位领袖——维伦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后两人为萨格拉斯许诺的强大力量所痴迷,决心拜倒在堕落泰坦的麾下。然而最年长的领袖,先知维伦却通过预言看到了萨格拉斯的真正面目,以及如果臣服于他后自己种族的可怕结果。

  维伦决定拒绝萨格拉斯,但是他悲伤地发现,另外两人以及绝大多数的艾瑞达人都已经被萨格拉斯蛊惑,甚至视维伦为叛徒。

  在绝望之际,一种圣光能量体生物种族——纳鲁告诉维伦,宇宙中还有着很多与萨格拉斯和燃烧军团对抗的力量,纳鲁正致力于将这些力量团结起来。

  在获得圣光的力量后,维伦召集了那些不愿意沦为恶魔的艾瑞达人,乘坐飞船逃离了阿古斯。在躲过了自己曾经的同僚——基尔加丹以及他的恶魔军团无数次追捕后,流浪了千年之后,他们最终降临到了后来被他们称为德拉诺的星球定居了下来,并自称“德莱尼人”——在艾瑞达语中“被流放者”的意思

  维伦的背叛使得基尔加丹无比愤怒,他向来将维伦看成自己的大哥和师长。然而和阿克蒙德更加火爆的尚武脾气不同,基尔加丹显得更加富有谋略,事事谋定而后动。他一边按照萨格拉斯的意志,笼络无数种族称为燃烧军团的爪牙,进而开始毁灭之路,一边暗中搜捕维伦的踪迹,发誓要将维伦和他的亲随全部消灭。

  德莱尼人德拉诺大陆上,遇到了这里土生土长的兽人。兽人淳朴善良,信仰萨满教义,尊重大地、元素和先祖。他们分氏族而居,氏族和氏族之间除了每年的集会外,并没有过多的交流。德莱尼人和兽人和平相处,虽然谈不上结盟,但是也不定期进行一些贸易往来,德莱尼人用切割完美的珠宝和精制的手工艺品从兽人那里换来肉类和毛皮。

  在经过了上千年的搜捕后,最终基尔加丹发现了维伦的行迹。但是他并没有派遣燃烧军团前去征伐。军团已经在一万年前遭遇到了入侵艾泽拉斯大陆的失败,萨格拉斯极为光火。基尔加丹却在暗中观察了兽人之后,构思了一个邪恶的计划——让兽人成为他屠戮德莱尼人并且进而毁灭艾泽拉斯大陆的力量。

  基尔加丹通过已故妻子的幻象,欺骗了兽人中的影月氏族首领,被所有兽人萨满共同尊敬的耐奥祖,告诉他们德莱尼人正在玷污兽人最神圣的沃舒古山(兽人相信先祖之魂存在于沃舒古山中),并且计划着消灭兽人。而在耐奥祖渐渐发觉不对劲之时,基尔加丹又笼络了耐奥祖的学生,野心勃勃的古尔丹。在古尔丹的蛊惑下,除了杜隆塔(也就是萨尔的父亲)的霜狼氏族奥格瑞姆·毁灭之锤等绝少数兽人外,大多数的兽人都喝下了玛诺洛斯之血。

  在恶魔之血的污染下,兽人变成了嗜血嗜杀的可怕恶魔,他们放弃了古老萨满教义,而开始研习恶魔的法术。兽人大举进犯德莱尼人的城池,占领了德莱尼人的神庙,将90%的德莱尼人杀死。

  在抵抗兽人军队对德莱尼人的主城——沙塔斯城的进攻时,因为恶魔的法术,整个城市发生了一次大爆炸。爆炸过后产生的可怕的毒雾,污染了在场的所有德莱尼人。当这些德莱尼人被抢救回来渐渐苏醒时,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毒雾的腐蚀。

  他们失去了德莱尼人原有的高大挺拔的身材以及英伟的相貌,皮肤变得松弛而且产生皱纹和下垂。四肢呈现萎缩,长出肉瘤状的增生。更为可怕的是,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圣光的庇佑,这对于已经浸淫在圣光中千年,并且以此作为自己内心信仰依靠的他们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

  在失去圣光后,许多受到诅咒的德莱尼人的思维开始变得模糊,心智逐渐混乱。而那些健康的德莱尼人则害怕他们会被同样传染,向首领维伦建言隔离这些被他们称为克罗库——也就是破碎者的同胞,不允许他们通过德莱尼人的营地。维伦为了大局考虑,忍痛默认了这个提议。

  被圣光抛弃,被同胞隔离。破碎者变得异常绝望,不少破碎者的心智完全丧失,成为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他们被称为失落者。而剩下那些仍保持着理性的破碎者,也因为对最终沦为失落者的可怕命运的害怕,不少人选择了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就在所有的破碎者都已经绝望的时候,一位名叫努波顿的破碎者,偶然寻觅到了某种力量的召唤。和圣光纯洁、温润、无暇的强大力量不同,这种力量虽然同样强大,但是却更加多元化,时而细腻如风,时而热情如火,时而厚重如岩石。

  在多次受到这种力量的感召后,努波顿决定前去寻找这种力量,然而为了探访这种力量,他却必须穿过那些视他如瘟疫的健康德莱尼人的营地。此时伟大的先知维伦展现出了博大的胸怀,下令放行,让努波顿去寻觅那股神奇的力量。

  在最终到达目的地时,努波顿才发现,原来召唤他的是德拉诺大陆的元素们,也就是曾经兽人萨满们最信仰的东西。元素们告诉努波顿,萨满和元素们存在着不可或缺的互存关系。

  萨满们调节着所有元素,让它们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世间万物得以滋长。而元素们则回应着萨满的召唤,在它们认为可以的时候帮助萨满。

  而如今兽人却抛弃了萨满的传统,改学邪恶的恶魔法术。德拉诺大陆的元素同样处于一种无助的状态,它们担心没有萨满们,元素最终也会趋于混乱。因为具有共同的现状,元素们选中了努波顿。在元素们的帮助下,努波顿研习了被兽人抛弃的萨满教义,在学习过程中,元素们授予了他许多可贵的品质——风给予了他清晰的思维,火给予了他勇气、大地给予了他坚韧。努波顿学会了怎么和元素和平相处,正确地借用元素的力量,并且体会到了“诸色众相,所存者灵”(Everything that is, is alive)的真理。

  在回到同胞身边后,努波顿竭力说服维伦和所有德莱尼人——健康的德莱尼人和破碎者,试图告诉他们元素力量的强大。尽管被不少德莱尼人所怀疑——因为萨满教义是那些嗜血的兽人曾经崇拜的文化,但是努波顿还是让不少人开始接受萨满。萨满教义让许多破碎者——包括后来外域最大的破碎者群体首领阿卡玛获益,让他们避免彻底丧失心智而沦为失落者。后来许多健康的德莱尼人也开始学习萨满的教义。

  失落者是最悲惨的德莱尼人,他们是彻底丧失心智的破碎者,既没有了圣光的庇护,也没有研习萨满的教义。他们已经不具有德莱尼人曾经的那种高贵和智慧,甚至无法回忆起自己的名字。他们浑浑噩噩,终日不知所谓。

  在黑暗之门开启后,不少失落者也穿过了黑暗之门来到了艾泽拉斯大陆。他们在艾泽拉斯大陆定居了下来,生活在一些与世隔绝的地方。

  如今的破碎者主要分为3大群,由阿卡玛所领导的灰舌死誓(外域)、躲避恶魔追杀的库雷尼氏族(外域)和少数居住在埃索达中的破碎者。无论哪一群体的破碎者,都信仰者萨满教义,同时坚持认为自己依然是德莱尼人,不断寻找着治愈自己的方法。

  阿卡玛领导的灰舌死誓长期和外域玛瑟里顿所领导的邪兽人作战,但是玛瑟里顿可以召唤出无穷无尽的恶魔,阿卡玛的部队和它们相比实力悬殊,在命垂一线之际,逃往外域的伊利丹一行人发现了阿卡玛,在对抗共同的敌人——玛瑟里顿的前提下,阿卡玛和伊利丹结成同盟。

  在打败玛瑟里顿后,伊利丹逼迫阿卡玛向自己效忠,并且将阿卡玛的灵魂从他身体中割裂了出来以控制他。最后在联盟部落的勇士帮助下,阿卡玛夺回了自己的灵魂,并且和玛维一起打败了伊利丹。

  库雷尼氏族是外域另一大破碎者团体。库雷尼在德莱尼语中是救赎的意思,他们与联盟交好对部落保持敌对态度。和对应的玛格汉兽人一样,库雷尼氏族逃离了恶魔的奴役。他们在外域将帮助所有的联盟勇士。

  一部分破碎者随同维伦的飞船降落(更确切地说是坠落)在了艾泽拉斯,其中有部分如努波顿一般的破碎者已经成为了埃索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担任着指导年轻德莱尼勇士的职责。同时也有少数破碎者在埃索达的水晶矿中劳动。有人认为这是德莱尼人对破碎者的歧视,但是也有人认为这些破碎者同样付出劳动获得回报,德莱尼人其实保护了这些受到变异的同胞。

  不少精研萨满教义的破碎者已经加入了艾泽拉斯的中立萨满组织——大地之环(也翻译为陶土议会),包括努波顿、埃鲁纳克等。

  当初从黑暗之门穿越到艾泽拉斯的失落者在悲伤沼泽建立了一个聚集区,也就是农田避难所。他们变得堕落并且把自己于外界隔离开来,当这些失落者的神志开始退却时,远离故乡的情绪又加速了他们的癫狂,他们开始变得乖戾并且不可理喻,即便对待自己的同类也是如此。也有些失落者走出沼泽,在诅咒之地游荡。失落者的彬彬有礼开始变成疯疯癫癫,只有很少的人保留着原有的理智,还依然保持着内心的信仰。不幸的是,这些心智尚健全的人也开始慢慢的变得疯狂。

  在魔兽争霸3的资料片冰封王座中,阿卡玛的模型实际上是失落者的外形。而在魔兽世界中,阿卡玛和破碎者拥有了自己的新模型。因此阿卡玛是破碎者,而不是失落者。

  从两者的模型对比可以看出,破碎者还可以看得出少数德莱尼人的样貌,脸型以及下巴的触须都还有些像健康的德莱尼人。他们的四肢还比较健康。而失落者则彻底丧失了德莱尼人的样貌,而且四肢更加萎缩

黄金赌城

Top